北京快3【真.888】

劫机犯被机长踹下飞机记中国国航981航班1989121

发布时间:2021-01-13 04:48

  1989年12月6日10时51分,一架隶属于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波音747-2J6BM客货混合机(民航注册编号B-2448,生产序列号23461,生产线日首飞,试飞注册编号为N60668,同年12月交付中国民航。1988年7月1日,该机转予中国国际航空,但此时依旧保留着“中国民航”的旧式涂装,事发时机龄4年,是一架新机。使用四台普拉特·惠特尼公司JT9D-7R4G2涡轮风扇引擎,机身前半部用于载客,后半部用于载货)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起飞,该机当天执飞的是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经停上海虹桥国际机场、美国旧金山国际机场前往纽约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国际机场的CA981航班。机上一共有3名机组成员、16名乘务组成员、4名安全员和200名乘客(乘客中除了部分将要在上海下飞机外其余的都是要飞往美国的乘客)。

  当CA981航班爬升至35000英尺(约10700米)的预定巡航空域后开始平飞,飞机飞得异常平稳,乘务组的空乘们松开安全带从各自的折叠座椅上起身,从配餐区拉出餐车开始推着餐车进入客舱向乘客派发餐食和饮料,一切都显得十分正常,客机机舱内安静祥和。机舱外天气晴好,天空一片瓦蓝色,能见度非常好。

  飞机飞行了大约半小时左右,也就是11时25分左右(当时飞机在济南上空飞行),坐在经济舱25A座位的一名中年男子叫住1名年轻的女性空乘,低声的、简短的交谈几句后,他将一张写有威胁字句的一角钱纸币塞给空乘,上面写着字,空乘接过这张特殊的一角钱纸币后看了一眼,上面写着:“立即飞往汉城,否则炸掉飞机”。

  该男子名叫张振海,时年36岁,在河北某棉机配件厂工作时曾因贪污公款4000元被捕,1989年11月取保候审,但对此心怀怨恨,因此决意劫机逃往韩国。当天他携妻子和15岁的儿子持盖有私刻假公章的介绍信购买的北京至上海的CA981航班的机票登机(刻章和购票由其亲戚实施),在起飞半小时后,张振海实施了劫机行为。

  这一角钱上面写着的文字所包含的信息量实在是太过触目惊心,空乘不敢怠慢,立即急匆匆的拿着这张“钱字条”向机舱前部走去,她需要第一时间将这情况告知机长和乘务长。

  机长和乘务长得报后吃惊不小,在第一时间向地面汇报了情况。事发突然,机组也不知道张振海还有没有同伙(他的妻儿此时并没有动作),身上是否真的携带有炸药,如果有,安放在什么部位,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在明,敌在暗,更何况CA981是国际航班,机上有许多外国乘客(包括12名美国人,2名英国人,4名泰国人及1名不明国籍的乘客),一旦有个闪失,那就是国际事件。地面的反恐中心指示机组可以暂时答应已经确定是劫机者的中年男子的要求,稳定他的情绪,防止激化矛盾,导致局势失控,等待局势进一步明了后再图后举。强调机组一定要尽量稳住劫机者的情绪,只要没有威胁客机安全的过激行为,劫机者有什么要求可以尽量满足。

  机长、乘务长在那名传递“字条”的空乘的引领下来到经济舱的25A座,近距离的和张振海交谈。心平气和的交谈持续了几分钟,声音很低,全然没有吵到坐在附近的乘客,张振海表示只要把他送到汉城让他下飞机,他不会做出威胁客机安全的行为(引爆炸弹)。机长表示同意他的要求飞往汉城,但在此过程中他必须安分守己的坐在座位上、不能有任何威胁客机的过激行为。对此张振海表示同意。结束交谈后机长回到驾驶舱,乘务长和空乘们照常对客舱进行服务,张振海依旧淡定的坐在25A座位上,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时不常的有空乘为他端茶送水以及点心小食,服务之殷勤周到丝毫不亚于头等舱的水准。使得坐在附近的乘客甚至不满的认为张振海是航空公司的关系户,但是谁也没往劫机这方面去想,全然不觉得他们已经身处险境,好似身边有一颗随时都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

  按照计划,地面反恐中心指示机组按原路线飞往上海虹桥国际机场,特警部队将在虹桥机场停机坪实施反劫机行动。为此虹桥机场临时戒严封闭,公安干警、武警部队迅速清空看机场周边,特警部队严阵以待。

  但经过对局势的反复研判,反恐中心认为当天能见度太好,担心飞机在降落过程中劫机者一旦发现不是汉城金浦机场的话会情绪失控铤而走险引爆炸弹。最终,地面反恐中心取消了在虹桥机场的反劫机行动,指令CA981航班机组飞往汉城。接到指令的机组在临近无锡的上空改变了航向,向韩国空域飞去。

  在飞机起飞1小时20分钟后,一些常飞这条航线的乘客起了疑心,因为北京飞上海的航线分钟左右,按照以往的“经验”在这个时候客舱广播就该响起,提醒乘客飞机将开始下降高度,请坐在各自的座位上并系好安全带。可是此时客舱广播没有响起,望向窗外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印象中北京至上海不需要在海上飞行啊,就算在海上飞行也应该看得到陆地啊。

  空乘平静的回答:“不会飞错航线,放心,我们会安全把乘客送到目的地的,请做好,系好安全带。”

  出于对机组的信任和对不明局势的不确定性,接下来没有任何乘客再对乘务组多问什么。

  就在乘客不知情的情况下,CA981航班飞临济州岛空域后一边在盘旋等待一边和韩国方面紧急联系,交涉降落汉城金浦国际机场的事宜。

  但是韩国方面坚决不同意CA981航班降落在汉城,拒绝收容劫机者,并且派出了4架韩国空军的战斗机左边2架右边2架的将CA981航班B-2448号机包夹起来“护送”出韩国领空。突然出现的韩国战斗机让CA981航班的乘客感到不安,议论纷纷、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乘务组除了要求乘客们安坐在各自座位上系好安全带等候机组通知外没有作任何解释。大约十几分钟后,由于将要飞离韩国领空,韩国战斗机这才转身脱离。

  北京时间13时10分(日本当地时间14时10分)左右,CA981航班机组联系日方空中管制,要求降落在福冈机场,日方和韩国一样坚决拒绝接收劫机犯,这次CA981航班铁了心要降落,他们先驾机在一座荒岛上空来回盘旋以耗光燃油,一旦燃油告急,机组就可以宣布紧急情况(MAYDAY),按照国际惯例申请紧急备降。

  在盘旋了一个多小时后,CA981航班机组以燃油告急的理由宣布了紧急情况,要求紧急备降福冈机场,按照国际惯例,日方被迫同意了CA981航班的要求。北京时间13时45分(日本当地时间14时45分),之前一直处在沉默中的客舱广播终于响起:“乘客同志们,飞机即将降落,请大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系好安全带”。

  这个时候机组已经通过地面反恐中心了解到了劫机者张振海和其妻儿的身份,认定对飞机有威胁的是这三个人,虽然此时张的妻儿并没有任何对飞机不利的动作,但本着对劫机者亲属“宁可错杀也不可错放”的原则,必须也列入控制范围。计划是在飞机降落在福冈机场后谎称已经到达汉城,引诱张振海一家三口到中国乘客集中的客舱后部,趁他们注意力集中在何时离开飞机的时刻动手制服。具体分工是:由人高马大的机长亲自对付张振海,一个男性空(当时男性一般都身兼安全员)乘负责制服张妻,而一名作为乘客出差的警察则埋伏在后部配餐区制服张振海15岁的儿子(行动前乘务长以送餐为名专门和该乘客进行沟通并得到该名乘客的欣然同意)。

  北京时间13时52分,即日本当地时间14时52分,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981航班B-2448号波音747-2J6BM客机平稳的降落在日本福冈机场。接到中方飞机被劫通报的日本警方严阵以待,机场上空数架警用直升机,地面上一群警车、消防车、救护车朝飞机降落的区域疾驰……

  在降落过程中,有眼尖的乘客认出了机场区域的一些建筑物上有“福冈”的汉字,纳闷的脱口而出“噫!到日本了!”

  1名空乘立即大声纠正道:“别瞎说,是到汉城了!”她这一声纠正是唯恐让劫机者发现没有到汉城,万一情绪失控做出引爆飞机的事情,那就全完蛋了。因此不管这里是不是汉城,也必须说是汉城!

  飞机停稳后,机长带着几个空乘来到25A座位告诉张振海:“汉城到了,你们准备下飞机吧。”

  张振海随即起身打开行李架,从里面拿出一个医药箱斜背在肩上,招呼妻子和儿子一起往机舱后面的舱口走。身后跟着机长和一个男性空乘,这名空乘在经过放置消防用品区域时顺手取下一个灭火器藏在腋下,机长为他打掩护。

  到了后舱时,已经有空乘将一扇后舱门打开,张振海探头往外面看了一下,发现没有玄梯车接驳,于是骂骂咧咧回过头来想和机组交涉。机长当即示意“动手”!随后上前一步对准张振海狠命一推,把他推倒在机舱门口,不甘心的张振海用手死死抓住舱门一侧,机长没打算给他站起来的机会,迅速伸脚用力一踹,张振海当即被机长踹出飞机,做了一个自由落体运动后重重的摔在福冈机场的跑道上(这一摔直接让他身上多处骨折,脊髓也受到损伤,当场昏死过去,随即被赶到的日本警察逮捕,抬上担架送医救治)。

  机长唯恐张振海可能携带的炸药会爆炸,迅即吩咐乘务长向驾驶舱传话,命令副驾驶和工程师将还没有熄火的飞机再往前滑一段距离、远离张振海所在的区域。随即飞机又松开了刹车继续往前滑行了二百米左右才再次停下。

  在机长动手的同时,在他身后的男空乘一边高声大喊“都不许动!坐下,都不许动!”一边用藏在腋下的灭火器照着张振海妻子的头部狠狠的砸了一下,张妻当即头破血流的晕倒在一个座位上,在制服张妻时发现她的腰部有一圈硬帮帮的东西,以为是炸药,于是这名男性空乘和机长联手将她死死的摁在座位上好几分钟不敢动弹,几分钟后见没有动静才判断不像是爆炸物。

  当男空乘将灭火器砸向张妻脑门的同时,埋伏在配餐区的警察乘客也采取行动,一把抓住张振海的儿子,小男孩拼命反抗,张口乱咬,将那名警察的手咬伤多处,但小孩终究不是大人的对手,很快也被制服,被死死的摁在地板上。

  在解除了3人的抵抗后,男性空乘招呼后舱乘客帮忙:“我是机上安保人员,哪位乘客有绳子?过来帮帮忙,把这个劫机犯绑起来!”几名身强力壮的男性乘客起身响应,拿过乘务长提供的绳子,将张振海的妻儿捆了个结结实实。随后才壮着胆子对张妻腰间的硬物进行检查,发现是捆成卷状的人民币现钞。

  接着,机长吩咐乘务组仔细检查张振海一家三口所在的座位以及头顶上方的行李架,同时询问周边的乘客:这几个人登机后还有没有去过别的地方。有乘客告知乘务组张振海去过盥洗室,于是乘务组又将盥洗室彻底搜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发现可疑爆炸物。

  局面回到了CA981航班机组的手中,随后客舱广播再次响起:“乘客同志们,我们刚才成功进行了一场反劫机行动,歹徒已经被制服,飞机和乘客都安然无恙!”

  话音刚落,飞机里立即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激动的乘客们纷纷与机组成员握手拥抱。喜悦过后,乘务长通过广播让乘客重新就座,乘务组重新将因为劫机事件处置打断而没发放的餐食重新热了一遍后发放给早已经是饥肠辘辘的乘客(平息事态时已经是日本当地时间15时左右)。

  随后,机组与日方联系。经过交涉后,日方同意除了张振海妻儿之外的所有乘客离开飞机前往候机厅休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福冈领事馆的协调下,日本警方经中方允许派人登机调查取证。经过调查确认:张振海的妻儿并没有参与劫机行动,因此获准交由中方处理并可以随机回国。同时,福冈机场管理局同意派加油车为B-2448号机加注燃料。

  当晚,中方和日方继续谈判交涉张振海的处理问题。中方要求日方尽快将劫机犯张振海交给中方。并向日方出示了张振海在国内的犯罪证据。日方以张振海目前在医院接受治疗为由建议引渡问题延后讨论,中方表示同意,但要求立即将张振海羁押,日方对此没有意见,表示一旦张振海可以出院,就立即将其转移到拘留所关押。

  12月17日,日本当地时间1时48分,中国国际航空公司B-2448号波音747-2J6BM客机重新加注满燃料后离开福冈返回北京(有14名外国乘客选择直接从福冈改签航班前往美国),并于北京时间5时30分左右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经此一劫CA981航班的许多中国乘客表示不敢再坐飞机,国航为此给他们办理全额退票并改乘火车前往上海。

  事后,所有参与CA981航班反劫机行动的机组人员和帮忙的热心乘客都得到了嘉奖。

  至于留在日本的张振海,1989年12月他被日本警方拘留,被移送至东京关押。1990年2月,中方正式向日方提交了引渡张振海的外交照会,表示将就发生在CA981航班上的劫机行为对张振海进行审判,而非针对张振海的其他罪行。4月28日,东京高等裁判所同意将张振海引渡回中国,当天张振海躺在医疗手推车上被日本警方押送至东京成田国际机场并送上了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926航班回国。7月18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劫持飞机罪判处已经无法站立的张振海有期徒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1990年后,CA981航班的航线改为由北京经停安克雷奇前往纽约,由波音747-400客机执飞;2002年9月,CA981航班改由经北极航线年1月7日改由波音747-8型客机执飞。

  B-2448号波音747-2J6BM客机于1998年被改装为全货机,交由中国国际货运航空公司运营,2009年5月该机转售给有和道通航空公司运营,2017年停用停场,至今机龄已经达到35年。

  发动机:四台普拉特·惠特尼公司JT9D-7R4G2涡轮风扇引擎,单台推力243.5千牛

Copyright ©2015-2020 北京快3【真.888】 版权所有 北京快3保留一切权力!